蒋谈廿四史(140):汉代官场上的“恭谨”是为

发布于:2020-11-18  |   已聚集:人围观

  ——读《汉书》卷四十六《万石卫直周张传》随笔

  蒋谈廿四史(140):汉代官场上的“恭谨”是为官之道

  有人说,班固《汉书》卷四十六《万石卫直周张传》,写出了那一代官僚“恭谨”的家风。我则以为这是汉武帝专制中央集权下官场求生存续放弃责任的一种风尚。

  “万石君”——石奋15岁时心甘情愿地把自己美丽漂亮的姐姐送给汉高祖刘邦做“美人”,从而让自己能够侍卫在皇帝的左右,这也是一种“卖身求荣”的求官之道。以此为官者,只能在“恭谨”上下功夫,一切所行所为,目的就是一个——保官。

  有意思的是,万石君还要用这种思维方法教育后代。汉景帝末年,万石君自己享受着退休金以及补贴告老还家,但在朝廷举行盛大典礼朝令时,他作为“老干部”代表还是要前来参加。经过巍峨的皇宫门楼时,他一定是下车急行,表示出一种恭敬无比的态度。看见到皇帝的车驾时,他一定要手扶在车轼上表示诚挚的敬意。回到家中,面对担任小官小吏的子孙后人,他一定要穿上朝服才会见他们,并且直呼其官名而不称起小名。皇帝有时赏赐食物送到他家,必定叩头跪拜之后才肯弯腰低头去吃,如在皇帝面前一样。这让我想起一则当代“笑话”:一位老干部退休以后,看了报纸以后,常常会用红铅笔在报纸上写道:“此文不错。建议全家同志一阅。”

  子孙中有人如果犯了过错,万石君并不进行体罚打屁股,估计他也没有实施体罚的体力了。他采取的办法是“自罚”,自己坐到侧旁的座位上,对着餐桌死活不肯吃饭。这样,子孙们就纷纷谴责那个犯错并让老爷子生气之人,然后通过族中长辈前来求情,犯错本人要裸露上身肯于认错,并且表示坚决改正,才会得到饶恕。

  这种家风,如何评说?我想:在“为官之道”上,或许值得提倡。因为传承这种家风,可以时刻拉紧思想上那根弦,时刻意识到自己的官职是皇帝给的,而不是人民给的,时刻要想到并做到对皇帝的“忠”,而且这种“忠”要通过一种程序化、礼仪化的言行表现出来。隔墙,不仅有耳,还有眼睛。一句言语、一个言行的不当,被人听到,被人看到,都有极大的可能葬送自己的官场生涯。长此以往,这种言行就会从不自觉到自觉,从不自然到自然,外人看起来如同没有思想的行尸走肉,本人内心中暗暗地自鸣得意,认定这也是一种与众不同的生活方式。

  在官场,不求作为求安全,应该是一些官员的追求。而这种追求早在千年之前的汉朝官场就已经出现,可见效果之明、影响之大、传承之久。对此,一昧的谴责、批判,会被看成“不识时务者”,甚至是“另类”。怎么办?如果你真的不喜欢,或者做不到,那就最好远离官场。有的时候,这样做了一生,看起来是“安全着陆”,但落下的是一个“近佞”的名声!(2020年8月23日写于东京“乐丰斋”)

返回顶部